碰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碰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硅谷新视界三本新书讲述数字时代第三种力量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5 18:49:48 阅读: 来源:碰焊机厂家

北京时间5月9日消息,国外媒体近日刊载文章,介绍了三本讲述数字时代“第三种力量”的新书。以下是这篇文章的全文。

——《想要拯救一切就点这里:科技解决主义的荒唐事》(To Save Everything, Click Here: The Folly of Technological Solutionism),作者耶夫根尼·莫洛佐夫(Evgeny Morozov),公共事务出版社(PublicAffairs)出版,全书415页,售价28.99美元;在英国由艾伦莱恩出版社(Allen Lane)出版,售价20英镑。

——《未来在谁手中?》(Who Owns the Future?),作者杰伦·拉尼尔(Jaron Lanier),西蒙与舒斯特出版社(Simon and Schuster)出版,全书397页,售价28美元;在英国由艾伦莱恩出版社出版,售价20英镑。

——《新数字时代:重塑人类、国家和商业的未来》(The New Digital Age: Reshaping the Future of People, Nations and Business),作者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和杰瑞德·科恩(Jared Cohen),诺普夫出版社(Knopf)出版,全书319页,售价26.95美元;在英国由约翰默里出版社(John Murray)出版,售价25英镑。

硅谷就是阳光的同义词,不管是从气候还是从发展前景来说都是如此。青年男女们穿着运动装在这里工作,拿着六位数的年薪,快活地宣称他们正尝试让世界变得“更加开放和更加具有互联性”。上面的三本新书(其中有两本是由硅谷内部的顶级人物撰写的)表明,一种新的、更加强大的要素是如何被加入到已经拥有年轻和乐观这两个要素的科技行业中去的,这个新的要素就是:权力。

莫洛佐夫自视为站在硅谷外面向里看去的人,他是硅谷浮华风气的严厉批评者之一。他在2011年出版的第一本书《网络妄想》(The Net Delusion)对经常被人老调重弹的一个论调进行了剖析,即科技和社交网络就其本身而言有利于民主。莫洛佐夫反对这个论调,他极力主张科技对专制国家来说是一种完美的工具,能帮助其控制自己的国民。而在新书《想要拯救一切就点这里:科技解决主义的荒唐事》中,他又进一步阐发了这个观点。

技术专家们认为,通过“将复杂的社会状况重铸为简明定义的问题”,将可有助于解决这个世界上的许多难题。但莫洛佐夫对这种观点进行了抨击,将其称为傲慢自大的态度。他认为,硅谷对于数据的痴迷——谷歌(微博)和其他一些科技公司都已经采取了量化的方法来结局问题——完全无视了某些微妙的、分析性的想法。他认为,如果人们允许极客统治世界,那么所有人都将在Facebook网站上发布有关自己家里垃圾桶的内容,以科学和效率的名义夜以继日的自我监控,而这是一种无智慧地行使权力的方法。

莫洛佐夫以喜欢抨击同业人士而闻名,这种喜欢批评别人的态度意味着他渴求关注。莫洛佐夫那种尖刻的、威吓式的论调令其观点相形失色;而对于身为计算机科学家的拉尼尔来说,这种情况则不会出现。拉尼尔目前供职于微软,他已经把“虚拟现实”这个词普及化。在新书《未来在谁手中?》里,拉尼尔多次承认他也融入了自己批评的环境中,而且还由于积极参与相关项目而从中得益。

拉尼尔自身观点的形成与他作为音乐家的副业有关。他认为,科技并非带来了一个新的繁荣时代,而是让世界变得更穷。在音乐和写作等创造性的专业领域中,就业岗位已经消失,原因是沟通和复制变得十分容易;而与此同时,更加传统的中产阶层工作岗位无疑将成为下一个被消灭的目标。

拉尼尔对网络的体系结构提出了批评,他认为现在的体系结构就是为了说服互联网用户拿数据来交换服务——比如说电子邮件、社交网络和搜索服务等——这有利于那些规模最大的公司。他把这些大型公司称为“海妖服务器”(siren servers),原因是它们拥有令人难以抵抗的吸引力。这些公司几乎不花费什么成本就能收集到海量的数据,并藉此不断地进行自我扩张;而与此同时,普通人则不会得到酬劳,反而会被一步步地推向贫穷。

拉尼尔提出了一种大胆无畏的解决方案。如果说信息值得花钱去买(靠买卖数据而崛起的公司无疑会同意这种观点),那么人们就应为其贡献的信息而获得酬劳。他构想了一种复杂的机制,在这个机制下Facebook等服务不再是免费的,但同时也不再能不付出任何成本就能获得数据。数据的创造者将会获得无数笔微小的报酬,而信息的使用者则必须支付费用。不过,就连拉尼尔本人也承认,这是一种注定“滞销”的想法。

莫洛佐夫的著作扎根于理论,而拉尼尔的理念则来自于个人经验;与此相比,施密特和科恩新书《新数字时代:重塑人类、国家和商业的未来》的基础则是广泛的研究。施密特是谷歌现任董事长和前首席执行官,科恩则曾是美国国务院的“天才神童”,目前负责管理谷歌内部的智囊团。

虽然在措词用语方面比较拘谨,但两人的想法则是雄心勃勃的。人工智能和意识控制电脑是人们耳熟能详的未来,无人驾驶汽车和增强现实技术则已经变成了消费者技术,一部分原因是谷歌自己参与了这些技术的开发工作。在这本书里,两人没有花时间去描述“全息化身”(holographic avatar)和“运动稳定自动直升机”(motion-stabilised automated helicopters),而是重点讨论了技术将对权力结构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单单是这本书的受访者就能证明科技公司到底拥有怎样的影响力:商业杂志、高级官员、情报主管以及来自于马来西亚、蒙古、卢旺达、墨西哥和突尼斯的现任领导人和前领导人等。

对于那些拒绝接受即将来临的变动的政府来说,它们将会发现自己为了控制国民而展开“战斗”。施密特和科恩在书中举了埃及政府作为例子。在2011年1月8日,穆巴拉克政府由于预期将会出现抗议活动而关闭了互联网,其结果是激进分子涌上大街,这可能是导致埃及政体加速崩溃的原因之一。

暂时关闭互联网可能是一种“钝器”,但控制互联网则能使其变成一种有效的工具。举例来说,土耳其一直都在依据当局和公众的需求来不断调整互联网过滤的水平,施密特和科恩将其称为互联网过滤的“绵羊”模式。

随着政府与谷歌等公司提供的免费服务所带来的变化达成妥协——跟美国人不同的是,如果拉尼尔所倡议的普遍支付体系成为现实,那么埃及人可能承担不起收费服务的费用——互联网将无可避免地碎裂和分割化。施密特和科恩认为,未来可能出现的一种悲惨的情况是,未来的互联网将以国家为界限竖起“高墙”,一个国家的用户将需“虚拟签证”才能进入其他国家的网络。现在的互联网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被分割化,那些专制政体中的网络世界对于外部人士来说只能是有限的进入;与此同时,语言障碍也是导致互联网分割化的原因之一,比如俄罗斯语的Runet就是一个独立的生态系统。

最紧迫的一个问题则是网络战争;通过使用代理的方式,国家有了推诿的借口。网络攻击正日益变得常见:英国国会下属的一家委员会在上个月发布报告称,必须在“不会被探测到(或者至少是不会被追查到)”的方式利用网络战争来打入敌方网络。施密特和科恩极力主张,网络安全将在未来几年时间里成为更加紧迫的问题。

《新数字时代:重塑人类、国家和商业的未来》是一本经过深思熟虑的书。虽然身为作者的施密特和科恩都是硅谷的一员,但这本书并非硅谷宣传攻势的“代言人”。更重要的是,这本书令有关技术的争论发生了转变,将其从有关约会应用的世俗争论提升到了更高的水平,就技术如何与权力进行互动这一范畴更加广阔的问题进行了讨论。

正如拉尼尔所说,科技行业领袖已经积累了庞大的权力。其中,有些权力来自于被莫洛佐夫嘲讽的算法所带来的排序和分析性信息。而施密特和科恩则证明,权力能被有思想地运用。在过去几个世纪的时间里,整个世界一直都以宗教或国家为“脉搏”来维持自己的秩序,而这三本新书则表明,第三种力量即将到来。

(责任编辑:硅谷网·)

上一篇:硅谷“钢铁侠”:正同谷歌商讨无人驾驶汽车合作

下一篇:微软借助Android设备今年将取得34亿美元营收 对“硅谷新视界:三本新书讲述数字时代第三种力量”发布评论

名医汇

海外就医费用

挂号预约系统